政能亮舆论“风暴眼”下,审视企业社会责任

首页

2018-10-04

最近发生了许多令人焦灼的事,人们忽然发现衣食住行这类最基本的民生需求,竟不能得到充分保障。 很多成人和孩子注射的疫苗质量不达标;搭乘网约车时遭遇的不测未能及时有效地得到客服的回应;从知名中介处租个房子遭遇价格哄抬和暴涨,咬牙住进去后又遭遇甲醛超标;非洲猪瘟疫情等隐患虽然暂未带来确实的事故,消费者却依然不免要琢磨,究竟能不能放心买肉呢?这些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违反法律。

在现行法律和监管规则的框架内,不少令人反感的现象还不能说明显逾越了红线。 但是这些问题必须解决,对生活类企业的商品或服务的不满意感、不信任感的积累,既侵蚀了普罗大众的生活幸福感,也积累起了民怨。 倘若这些愤怒和火气最终在某个时点爆发,会如同岩浆与洪流裹卷企业甚至整个行业。

这些问题有的可以通过法律和监管来解决,比如中介公司提供的租房甲醛不超标,本该是和餐馆食物的毒素含量不超标一样天经地义的事情。

若说此前法律规则对此还不够明确,那也是因为没想到中介还能如此突破底线。 而规则细化后,甚至可以要求比照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把甲醛超标的租房服务视为欺诈销售并施加惩罚性赔偿。

不过,法律的实施有一个过程,也有成本。 我国仍然处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过程中,国人固有的创造力和互联网+带来的技术革新,让商业玩法也变得五花八门、超出想象,让立法者打地鼠、跟着跑,是低效的,而充分授权给监管者,又可能造成一管就死或选择性执法、寻租等弊端。

开放和维持市场竞争,是倒逼商品与服务质量的一个重要长效机制。

然而,竞争是一个动态机制,不能做到立竿见影,劣质商家被市场竞争淘汰、被消费者用脚投票之前,可能已经有诸多消费者付出了血泪甚至生命。

故而,一个并非万能但万万不能没有的机制仍然值得强调,值得企业从上至下的经营者和职工们铭记,即社会责任。 企业社会责任常常被视为一个弹性的概念甚至是空洞的范畴,在实践中也有时被当作一个筐来包纳各种行为,如向灾区捐款,但企业社会责任最本质的内涵还是在于尽心尽力向客户提供优质的商品或服务。

具体而言,企业在生产经营时,不应以符合法律要求为满足,不应以千方百计达到监管标准设定的若干具体指标为目标,而罔顾其他。 在法律规则暂不介入的场域,企业仍然应当以消费者福利为内核的社会利益作圭臬,来决定做什么事、不做什么事、怎么做事。

2010年,国际标准化组织(ISO)起草制定的社会责任指南ISO26000首次在全球范围内定义了社会责任,认为社会责任是一个组织用透明、合乎道德规范的行为,对它的决策或者活动在社会和环境中产生的影响负责,其性质是对社会负责任的组织行为。 除此之外,许多企业也针对自身特点,发展出独特的社会责任计划。

正如ISO26000所表明的,一个企业,从来就不是生存在真空之中。 在社会变化日新月异的今天,企业必须学会在与社会的交互中产生积极影响,解决实际问题,实现自身价值。

在一定程度上看,现代社会是一个企业的社会。 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一项重要力量在于分工机制。 通过分工,我们把诸多基本生活需求的实现方式托付给企业、托付给陌生人,而自己亦只为社会专注于一种事。 社会越进步、分工越细致、企业种类越纷繁、人类彼此之间的依赖度和所需要的信赖度也就越高。 而信赖的丧失,会导致命运共同体的离心和瓦解。

这种社会信心链条的搭建是物理性的、缓慢渐进的,但已有网络的崩坏却可能是化学性的侵蚀蔓延。

例如,一个被戕害的租房族可能会把怨气带进工作场所、亏待自己的客户,因果相陈如涟漪、如病毒,最终令全体人受害。 十八大以来,国家对企业社会责任越来越重视,中央领导多次提到国企责任、民企责任以及海外责任。 国务院国资委、民政部等多个部委亦共同发力,推动企业履行社会责任。 也许对一些企业经营者而言,对他们重提企业责任,显得苍白而可笑,但这只是表明他们自愿把未来交付命运与法律。

而对更多企业人来讲,相信企业责任,意味着相信自己的人生有释放真与善的机会,有为社会出力和尽责的机会。 (凤凰网政务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凤凰网政务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